假装是个boss

第二十章:魔童的告白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更从心 本章:第二十章:魔童的告白

    第二日。

    句芒一大早就兴奋的赶来了病房,想要用唐闲的身体再次做测试。

    黎小虞也算认可,内心将其当做是一种抽血检查。

    这一次自然不像昨日那么鲁莽,有黎小虞和乔珊珊在,句芒只能用消毒过的极为锋利的手术刀在唐闲的手掌上划了一道口子。

    这一次句芒明显感觉得到,唐闲的皮肤比起昨日要坚韧了不少,她费了些力气才将那道口子划开。

    与句芒料想的一致,愈合度的确比昨日快了数倍。

    句芒的脸上浮现出花痴状:

    “是这样了,果然是这样!”

    黎小虞看句芒神色,大概知道这是生了某种好事情,但还是忍不住担忧道:

    “是怎么样?”

    “原理说不清楚,但可以先假定为燃烧天赋是一种负荷训练后的状态,假设十天赋者是一个多年不运动的胖子,在陡然间经历了高负荷运动后,身体必然会处于一种无法运动的状态。比方说第一次俯卧撑的人,如果运动量过大,接连几天腹肌都会因为酸痛无法力。

    但如果他之后一直有条理的去锻炼,身体就会慢慢适应这种状态,以前一次就不行了,渐渐的就会越来越强,索然无味。燃烧天赋的原理并非如此,只是现象上看,和接近。唐闲的身体,像是在逐渐适应这种透支性质的爆。爆着爆着,就习惯了。”

    黎小虞也是一个学霸,但对于这方面知识,她也只能句芒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就是这台词怎么有点怪怪的。

    句芒其实也不确定自己的假定是否是对的。不过燃烧天赋她也用过一次,那种力量爆炸般提升的感觉她是知道的。

    这种状态如果是一种常驻状态,一种可以无限次使用的能力,即便是对学术痴迷胜过对力量痴迷的她,也有些嫉妒唐闲。

    “如果没有儿时的那些经历,也许他才是那个最为契合秩序者的容器。”句芒说道。

    黎小虞心里稍安,但又很疑惑:

    “他现在的状况,照理来说虽然不是最佳状态,但也不至于昏迷着,这都已经两天了……”

    乔珊珊也很奇怪,唐闲的确应该醒来了,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困住了一样。

    句芒说道:

    “这就是无法解释的状况了,他面对的是兽神,也就是矿区最为伟大的生命。我们对于万兽的研究其实一直在很初期的阶段。习性,能力,外形,这些都只是表皮的研究。没有探寻到魂晶层面。矿区生物的能力如何得来?魂晶在生命构造里是一种怎样的载体形式?这些我们都一无所知。他现在没有醒来,也许与他的身体状态无关,而是跟他经历的战斗有关。”

    乔珊珊倒是同意这个说法,当初的唐索野也是这样,在医学逻辑下早该醒来,却一直没有苏醒。

    她忽然有些不安,那一次唐索野可是昏迷了许久,唐闲总不至于也昏迷这么久吧?

    ……

    ……

    接下来的几日,黎小虞将一些事情分给了宋缺和唐景来做。自己为了方便照料唐闲,也将办公的地点移到了乔珊珊的诊所病房里。

    唐闲一直昏迷中。

    他昏迷的消息也渐渐传开。阿卡司宋缺白曼声等等人也都很担心唐闲。

    在饿海设定好坐标的唐小九和元雾也因为迟迟等不到唐闲而返回了百川市。

    因为唐闲陷入昏迷,很多事情就必须搁浅。

    矿区的兽神传承寻觅,以唐闲为核心,根据唐很肉在镇海僧那里听到的,能够寻得兽神传承的,只有唐闲一个人。

    这些天里,句芒开了一句小玩笑,说道:如果唐闲不醒来,睡上个一个月,大概这个世界就没救了。

    这是一句实话,不过没人给句芒好脸色。

    句芒也不在意,这些天除了乔珊珊和黎小虞负责照顾唐闲,句芒也会过来做些检查。

    她确实很馋唐闲的身子,这次是真的全方位的馋。

    但也有些奇怪,句芒想不规矩来着,可自己的行为还是很克制。

    这是一个她自己都觉些不对劲的地方。看着黎小虞每天守在唐闲身边茶饭不思的样子,句芒居然觉得有些难过。

    来到百川市后,唐闲让黎小虞对句芒多留意。但黎小虞对句芒,其实算是以朋友对待。除了宋缺这样的半个圣人,真正愿意和句芒说话的,也就黎小虞。

    黎小虞和句芒经常聊天,潜移默化之下,句芒觉自己做事情会渐渐顾及起黎小虞的感受了。

    句芒或许能够理解人类产生各种感情的化学反应,但她却无法理解这种感情本身。

    只是在了解到了唐景的真相后,她开始觉得这样的人如果是自己的家人,大概早些年的时候,自己不会感觉到那样孤独。

    很多次前去找钟秀秀的时候,看着忙前忙后的商路,她也有些自己都说不清楚的羡慕。

    很浅,就像一碗汤里掺了几滴眼泪。

    现在也是一样,她不理解自己为何会替黎小虞难过。

    假如唐闲永远都醒不过来的话,想到黎小虞会很痛苦,句芒也觉得有些烦闷。

    尽管更该担心的问题是,唐闲每多沉睡一天,整个人族的胜算就少了一分。

    后面几天,句芒越的安静了些。也在努力的想办法让唐闲早些醒来。

    唐闲一直没有醒。

    身体的各项数值都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却就是无法醒过来。

    阿卡司和宋缺还有唐景,在接下来的这些天里,已经开始制定另外的一个计划。

    比如如何转移人类,但林森和于小喆他们在海岛上制作传送站也出现了一些技术性难题。

    屋漏偏逢连夜雨。

    仿佛随着唐闲的沉睡,所有事情也都开始遭遇各种不顺。

    唐景作为双面间谍,也感觉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

    因为罪夺之境生的那场战斗,虽然是在矿区世界的边缘,但规模实在是太大。

    整个灵薄狱崩碎,弥漫着的死雾也一并消散,这样大的动静,法官终究是有所察觉的。

    那个它曾经不敢去的地方,如今已然没有了让它害怕的气息。

    法官自然会联想着,是不是冥凰的传承被人找到了?

    如果存在某个人会找到,那个人也就只有唐闲,而这与唐景给法官的情报并不相同。

    之后会引怎么样的变数,唐景也无法预测。

    ……

    ……

    第十六日夜。

    这一天的夜空很灿烂。

    尽管所有人都在忙着制造武器,制造防御工事,但也有一些无法参与的老人们做着一些满足人们娱乐生活的事情,算是苦中作乐。

    金字塔内是没有焰火的。因为六百米上的那道天花板上,无论绽放怎么样的烟花,都显得死气沉沉的。

    离开了金字塔后,一位原本负责火药管控的老大爷,在这一天终于制造出了焰火。

    这个曾经用来表达喜庆的东西,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在这个世界的夜空里绽放过。

    这一天烟花徇烂,夜空在烟火的点缀下,让无数情侣,亲朋一并抬起了头,看着天空中的烟火,恍惚间忘记了一天的苦痛与烦恼。

    唐小九卿九玉唐飞机白曼声,乃至白霜都为这片景色而惊叹。

    作为万兽,他们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美丽的烟火。

    钟秀秀和商路也没有忙着研究如何提高对象持久力这一伟大命题,而是搬着小凳子,来到阳台上看着天空赏起了焰火。

    宋缺和乔珊珊走在大街上,一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另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是不久之后,二人都忽然一愣,也不知是谁忽然对着夜空大喊了一句新年快乐。于是人类是复读机的本质再一次暴露。

    不多时,街道上这些来自各个堡垒的人们,此前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互相道了一声新年快乐。

    或许数百年没有出现过的传统再一次出现,那些焰火还在空中不断地绽放,让人们回忆起了一些曾经在这片故土上的历史。

    在这个世界里,本不是新年的一天,每个人的心情都随着焰火一样绽放。

    句芒和唐景坐在实验室的台阶上。

    “真好看,可惜这样美好的世界,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句芒说道。

    唐景没有说话,他只是很羡慕这些还不知道真相的人们,他们大概以为,只要离开了金字塔,只要有百川市在,一切盛景终究会还原。

    句芒又说道:

    “在神国里,会有这么美的画面吗?”

    “不会,那个地方的确是根据内心所渴求而变化,但也没办法创造出我们自己都不曾见到的徇烂。”

    “唐景,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就剩下几十天了,那我想有个名字。”

    “名字?”

    “我不想叫句芒了。”

    唐景有些诧异的看着句芒。

    句芒侧着脸看着夜空,双目里带着些许向往,从唐景的角度看过去,那墨绿色头下的脸,竟然有几分天真烂漫的意味。

    这是不属于句芒的气质。

    但人又不是机器,哪里会一成不变。

    “唐闲会醒来的。我为那天说话那句玩笑道歉,他那样的蟑螂命,一定会醒来的,他起名字怪难听的,我才不要叫唐虎牙。你给我一个名字吧。”句芒转过了头,睁大眼睛看着唐景。

    唐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句芒,他下意识的点点头。

    但这个名字一时间还真不好想,好在夜晚漫长,两个前秩序之子还可以秉烛夜谈。

    ……

    ……

    今夜的黎小虞依旧很忙。唐闲的昏迷让很多事情开始搁置,但百川市的问题却越来越多。从早到晚,她要做的事情都不少,一直忙到现在也还没有休息。

    黎小虞打来了一盆热水,将毛巾浸湿后又轻轻拧干,然后轻轻的擦拭着唐闲的额头和脸颊。这件事她前几天也做,说起来她自己都觉得好笑,原本想过唐闲对自己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很轻易的接受,可真为唐闲做些什么的时候,还是会面红耳赤。

    也就是这些天照料唐闲久了,渐渐习惯了。

    如今是晚上九点。诊所外便是商业街,在烟火的影响下,今夜的百川市大概会将这一日定义为新年之始。

    黎小虞想了想,这样的苦中作乐或许对于百川市的人们来说,也是极有必要的一环。明天可以正式的让百川市的人们好好休息休息。

    倒不是放弃了什么,只是眼前这个男人如果不醒过来,好像之后的一切也都没有意义。

    黎小虞已经连着有几天没有好好入睡,实在困得不行,便趴在唐闲床边小憩一会儿,想着如果自己醒来的时候,唐闲也醒来,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诊所外边很热闹。

    这样的热闹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原本安安静静的时候,黎小虞很难入睡,反而今天格外的闹热,她枕着人们欢庆的声音,竟然有了睡意。

    她依旧是趴在唐闲的床边,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黎小虞做了一个梦。

    梦里世界就要毁灭了,百川市被秩序者的审判大军摧残殆尽。

    她背着唐闲到处走,整个世界的人都在央求她,将唐闲交出去,但她不肯。

    她不想要在唐闲和这个世界里做选择,因为唐闲在做的,就是两全法。

    但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和唐闲,她只能选一个的话,她会选择唐闲,毫不犹豫。

    这个梦很短,因为在梦到一半的时候,在横眉冷对世人的时候,她忽然醒了过来。

    有一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脸,以至于从不怎么深的梦境里忽然惊醒,

    绚丽的烟火与灿烂的夜色,在黎小虞的位置,能够隐约的从窗户里窥见,但这些她都顾不上。

    因为唐闲忽然醒了。

    唐闲的双眼看着黎小虞,黎小虞也望着唐闲。

    就像许久之前,他出现的时候,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都无关紧要。

    唐闲原以为还会在那段意识里困很久,可这些天,他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有一种东西在拉扯着他的思绪。

    有些突兀的,他从夜里醒来,然后睁开眼便看到了最想要见到的人。听着窗外那些人幸福的声音,唐闲的心情忽然就不那么烦乱了。

    “你饿不饿?”黎小虞憋了一会儿,就想出了这么一句。

    唐闲摇了摇头,思绪很快的回到了自己被冥凰的领域吸食,险些死去前的景象,他沉默了几秒后,说道:

    “黎小虞,我有话对你说。”

    “啊?”

    黎小虞的心跳莫名的变快,因为唐闲的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一直觉得,也许只有相处了很长时间,才会像我父母那样,将自己未来余生,都绑在另一个人身上,我无法理解那样的感情。也许秀秀也无法理解,但她还是和商路走在了一起。或许有些事情,本就不需要去理解,我一直追求理智,但人生岂能事事算尽?也许有时候,我应该听从我内心的情绪。”

    “你……你想说什么?我……我我给你倒杯水。”黎小虞忽然慌了起来。

    “我算算日子,我们认识了也有七年了,人生没有几个七年,我走的路也很危险,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个七年可以让你等我。”

    唐闲温柔的笑了笑,说道:

    “山水的距离你我已经趟过去了,阶层的也已经消除,但即便将来会有生死隔断,我也想那个同生共死的人是你。”

    砰!

    水杯落地,黎小虞呆在原地,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假装是个boss》,方便以后阅读假装是个boss第二十章:魔童的告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假装是个boss第二十章:魔童的告白并对假装是个boss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