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第八十八章 鸦爪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绯炎 本章:第八十八章 鸦爪

    “你看过最近一个帖子吗?”罗昊将一卷缆索搭在船舷上,回头问道。雪花在船舷上积了薄薄的一层,远处是雾蒙蒙的村落与森林,白烟寥寥,正午时分圣堂的钟声远远传来。

    “哪个?”方鸻停下手中的事情,问道。

    “古拉地区论坛上那个,又有人失踪了。此外,有龙兽袭击了村庄,就在这一带。”

    “尼可波拉斯不是带走了龙兽么?”

    罗昊摇了摇头:“谁知道,眼下塔伦以北的形势没几个人说得清楚。”

    方鸻又问:“不过我听说这一次失踪的人中有选召者?”

    “有三个,三个人都还有剩余星辉。目前还在星门港那边核实,不过已经在选召者中传开了,已经引起了不同程度的恐慌……社区禁言都禁不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管制。”

    方鸻微微瞪大眼睛,三人皆有剩余星辉但并没复活,这还可以说是遇上了死寂区,但要是星门港那边也找不到人的话,岂不是说选召者真有可能死在艾塔黎亚?

    这个消息绝对是颠覆性的,不要说普通人,在他心中一时都有些难以接受。

    “……你是说,选召者有可能……留在艾塔黎亚?”

    “什么留在艾塔黎亚,就是死在这个地方,”罗昊淡定至极:“我不早说过了?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星门港那边一直在捂盖子而已,七年前那次……”

    “好了好了。”方鸻赶忙打断他。关于选召者死了一地板,铺满了星门港这样的离奇故事,他早已听对方说了不下十遍,他在社区上也看过这样的传闻,但明显漏洞百出。

    不过他倒是有点好奇地看着这胖子,“你不怕?”

    “怕什么,”罗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以为为什么我原本不愿意来这里,但现在来都来了,还是走的军方的通道。不然怎么办,当逃兵?留下来不一定死,那是几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但回去就可真的是社会性死亡了。”

    “……你还真是看得开。”

    方鸻看着远处,森林与村落一片白雪皑皑,周围还有一些人迹大约是选召者的队伍。他不太相信会生那样的事情,失踪多半是因为别的什么因素,因为他自己不是也‘失踪’么?

    还是让消息再飞一会儿。

    他听到身后脚步声传来,回过头去,看到洛羽走了过来。

    “叔叔阿姨他们看完了?”

    洛羽点了点头。

    虽说他母亲答应给他们一行人一年时间,但这并不代表着对方就彻底放心,放任不管了。洛羽父母大约还要在这里停留一周时间,其间对于七海旅团的考察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

    冒险团最大的资本就是七海旅人号,因此两人自然要来参观一下这条船。方鸻其实也有意如此若这样能给洛羽父母一些信心的话,七海旅人号上虽然有不少秘密,但那些东西都不是表面上看得出来的。

    “船上的魔力管网都是你们自己设计的?”

    洛羽的父亲在甲板上默默走了一圈,回到他们边,开口问道。

    “也不全是,叔叔,”方鸻答道:“有三位工匠大师也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只是提供了设计思路而已。”

    “至少设计思路是你们的?”

    “是的。”

    “不错的船。”洛羽的父亲点了点头。

    这时那位女士也走了过来,淡淡地道:“差强人意,但这船可去不了第二世界。”

    她停了一下,又道:“我欣赏言而有信的人,希望你们说到做到。”

    方鸻赶忙点头:“我们送你一下,阿姨。”

    “不必了,多干点有用的事情。”

    留下这句话,女士越过舷梯走下了船去。

    等到自己的妻子下了船,洛羽的父亲才拍了拍自己的儿子的肩膀,给了他们一个无声的眼神,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也跟着下了船。

    “阿姨还真是雷厉风行。”

    方鸻看着两人在雪地中越走越远。

    洛羽回过头来,带着点歉意地看着众人,“抱歉,我……”

    “没什么好道歉的,”方鸻洒脱一笑,“他们本来就是长辈,严厉一些也是应该的。不过叔叔好像很欣赏我们的船,这倒算是一个好消息。”

    “其实我爸也是炼金术士,”洛羽忽然答道:“曾经。”

    方鸻有点恍然地看着那个方向,忽然有些理解了洛羽对于炼金术的兴趣从何而来。

    ……

    狭小的房间内不过十一二个人。

    昏暗的光线从未钉死的窗户缝隙中透进来,形成一束束、狭长的光路,尘埃在光路中沉浮,犹如无数细小的生物在洄游。偶尔从窗外飘进来一两片六边形冰晶,但在窗口处便融化了,在缝隙边晶莹闪亮。

    “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就回不了头了。”黑暗中说话的人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所以废话我也不多说,我们每个人来这里都是有所目的,我是为了救人,我想各位也是差不多。”

    “我也是为了救人,我的女儿,莎尔娜。”

    “我也是。”

    “我也是……”

    但十多个人中,还是有几个人没开口。到了最后,他们才回答道:“我们只是来帮忙的。”

    女人看了看那些人,点了点头:“谢谢,无论是为了自己,为了身边的人,还是为了心中的正义感而来,都谢谢各位。”

    她看了看窗外,“仪式会在下午开始,大约三点钟左右,就在外面的广场上。他们肯定会先排查这附近,但我和旅店老板说好了,有办法可以避过他们的检查。”

    女人拔出剑来,“等仪式开始的时候,有战斗能力的人上去杀人,剩下的人负责救人。卫兵的等级不高,我们中大多数人也能对付,但要小心四周的选召者,他们赶过来需要时间,我们大约有五分钟时间,尽量在那之前结束完成行动。”

    虽然有人害怕得不敢出声音来,但每个人都还是默默点了一下头。

    女人向每个人伸出手去,答道:“我们在此之前互不相识,因为共同的目的才走到一起,因此也就不需要互相知晓对方的真正身份了,用代号相称就可以了,我叫砂夜。”

    “我叫马布尔。”

    “我叫泊、泊里好了。”

    “我叫……”

    所有人读伸出手来,与其他人互相碰了一下。

    黑暗的房间内,此刻弥漫着无声的默契。

    ……

    暴风雪停息了。

    方鸻与罗昊走出林地,抬起头看向前方,从北面蔓延至此的埃贡恩森林至此而至,皑皑雪白的世界之中,远处一道低矮的石墙横亘在视野的尽头在前方林地外的空地之上。

    在两人身后,还有天蓝、洛羽、姬塔、箱子、帕克一行人,再往后希尔薇德与她的女仆小姐,女仆小姐背着一个巨大的行囊,但在齐膝深的雪地之中行走得也平稳无比。

    在最后面吊车尾的则是三步一扑腾的艾小小,小脸上沾满了雪沫子,活像是圣诞老人的胡须。姬塔回头看了看,天蓝想回头去帮自己的小伙伴,但被箱子一把抓了回来。

    当然这倒不是他的意思,而是方鸻对他下的命令。

    “走狗,”天蓝回手去抓自己的领子,但箱子怎么可能让她如愿两人的战斗力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她只好挥口头优势:“艾德哥哥的走狗,机器人!”

    但箱子才不理会她,甚至隐隐有点得意,觉得机器人这个称呼蛮酷的。

    三天里风暴雪只短暂停息了两次,但寒流仍旧盘亘在古拉一带,在这个天候之下七海旅人号完全不能升空,而‘盖莱伊特’又买不到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

    好在附近还有一座叫做‘灰鸮镇’的城镇,距离‘盖莱伊特’并不太远。为了节省时间,方鸻将七海旅团一分为二,一部分人继续留在‘盖莱伊特’看守七海旅人号,另一部分人则组成一支远征队前往‘灰鸮镇’去采购物资。

    他们在路上走了两天,其间大约遇上了三四次袭击,其间有龙兽,也有龙之爪牙,还有一些游荡在野外的亡灵生物。

    事实上古拉港附近原本是没有亡灵生物盘踞的,但战争显而易见地带来了死亡的阴影。

    和他们一起上路的还有洛羽的父母,因为这大约也算是考察方式的一类。

    只是方鸻原本担心要分出心来照顾两人的情形完全没生,洛羽的父母虽然现在只是观光客的身份,但他们对于冒险一点也不陌生。两人不但没有惹任何麻烦,还帮了他们不少忙。

    一路下来,两人只是旁观,也不插手任何他们团队的事务。而方鸻原本还想好好表现一下,但一路下来好像他们表现并没有这两位资深人士更好,搞得他也有点心虚,不知道对方对于七海旅团的表现究竟算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但还好,即便是最为严苛的洛羽的母亲,至少也没多说什么。

    艾小小不知是第几次一交跌倒在雪地之中。

    她头晕目眩地从地上爬起来,才看到一只手从前面伸了过来,她也顾不得先喘口气,赶忙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那只手,被对方一把从雪坑之中拉了出来。

    小姑娘这才重重地喘了几口,抬起头一看,才现拉自己的人竟然正是那位女士。艾小小顿时吓了一跳,在她心中这位女士可一贯是十分严肃而不苟言笑的,而且她也明白他们此行的意义。

    不过对方也并没开口说什么,只把她拉起来之后,便继续向前走去。

    灰鸮镇外的那道矮石墙其实相当有来历它始建于七个世纪之前的矮人王时代那时当地人还要与森林之中的灰鸮人为敌,而此地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不过时光荏苒,而今镇外森林中的灰鸮人早已不再,昔日艾尔帕欣的骑士在这里建立的要塞体系却保留下来,它们历经风吹雨打,又无妥善保存,只剩下今天这残缺的部分,作为这座城镇的外墙。

    入镇之时,众人都看到了石墙之上那道巨大的岩石拱门。

    罗昊抬起头看着其与与之相连的石墙部分,它们都是由硕大的、采自森林山溪之中的卵石垒成,据说建成这座要塞曾经用了十万多块卵石,但而今能剩下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但罗昊关心的并不是这个,目光只落在那些坍崩的矮墙之上说是矮墙,但只是相对于古拉港、艾尔帕欣与宪章城那些森严的城池而言,它其实也有五六米高,需要仰头才能一睹全貌。

    不过那些矮墙上,巨大的卵石散落一地,它们从断墙上滚落下来,形成一个缺口。似乎曾有什么巨兽撞在那儿,将整个墙都撞塌了一截,卵石散漫地滚落下来形成一个石坡。

    而这样的情形,远远看去在这道墙上比比皆是。

    “艾德,你看那边。”希尔薇德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指了指那个方向,轻声对其他人说道。

    方鸻向那个方向看去,心中也有些诧异,石墙上的缺口几乎都是崭新的,难道他们抵达之前,灰鸮镇曾经遭到过一次攻击?

    而从那些缺口的大小来看,攻击的一方即便不是龙兽,也相去不远。不过他们一路上都在跋涉,在暴风雪之中赶路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也没什么时间去看社区,因此也并不清楚这几天究竟生了什么。

    他回过头去,给了自己的舰务官小姐与罗昊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先进了镇再说。找个旅店,休息一下,填饱肚子,再看看这段时间究竟又生了一些什么。

    不过进入镇上,气氛明显愈严肃与森严起来,在这个不太适合远足的时节,镇上街面上竟看不到几个人,只有几个骑士,穿着左黑右白的长袍,在对他们指指点点。

    方鸻一时竟没认出那些骑士的身份,他印象中几个比较常见的欧林主神的骑士都不是这个样子,问了一下姬塔与妖精小姐,两人也皆表示不知道。

    希尔薇德同样一头雾水,对他摇了摇头。

    “走远些吧,”罗昊看着那个方向,说道:“看起来他们似乎并不太欢迎我们。”

    如果灰鸮镇才遭遇了一次龙兽的袭击,本地人提高戒备也情有可原,但他们这一行人无论如何看也不像是尼可波拉斯的爪牙吧?这些人也未免太过疑神疑鬼。

    不过方鸻也不打算惹麻烦,带着众人换了一条路,其间又找了一个路人问明了方向,找到了一间叫做‘烟斗与茶叶’的旅店。进入旅店之前,方鸻还看了看那个招牌,心想要是大猫人在这个地方的话,肯定会喜欢这所旅店。

    进入旅店之内,一行人才现这里同样空无一人,大厅中甚至没点灯,外面天色阴沉,旅店之内更是一片昏暗。好在柜台后面至少还有一个男人,正在收拾东西。

    方鸻满心疑惑,正准备上前去询问,但正是这个时候,外面街面上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的声音。

    众人停下脚步来,回头看去,才现之前还空空荡荡的界面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许许多多人来。人群应当是从街道的一头出现的,他们汇聚成人流,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人流行进的度并不快,从旅店的大门外缓缓走过,大多数人都昂看向前方,似乎那个方向有什么东西的样子。人群两侧各有十多名之前他们见过的那种黑白二色的骑士维持秩序,那些骑士们身披银甲,腰佩利剑,目不旁视,也从旅店大门外走了过去。

    人群似乎并不交头接耳,也不高声喧哗,除了脚步声之外,街道之上竟然没有太多其他的声音。方鸻看到这一幕也是惊讶不已,心想难道古拉一带还有什么自己并不知晓的风俗,这又是什么游行或者庆典?

    但看人群的样子,人人皆面色肃然,看起来也不太像是庆典的气氛,倒像是某种宗教仪式。

    方鸻愣了愣,看着最后几个人从街面上走了过去,然后是一队收尾的骑士,踩着哗啦哗啦的步子走了上去。他看着那些骑士走远,这才回过头来,打算询问了一下这里旅店的主人外面究竟生了什么他们不知晓的事情。

    但一回头,才现柜台后面的那个男人也走了出来,似乎准备出门。

    方鸻一愣,赶忙拦下对方道:“等等,我们要订房间。”

    “待会再说吧,各位。”那男人倒是没有不耐烦,只目光看着外面,同时对他们答道。

    “外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抓住了拜龙教的探子,要对他们进行审判,”那个男人答道:“每个人都要到场,待会就会有鸦骑士过来检查了,你们虽然是外乡人,但也是一样。不如和我一起过去吧。”

    方鸻怔了怔:

    “鸦骑士?”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街外,人群早已消失在街上另一面的尽头,那些黑白相间的骑士也是一样。当人群走过之后,街上一时间似乎又一次恢复了宁静。

    他指了指了外面,问店主人道:“是说刚才那些骑士么?”

    “那倒不是,各位,”男人耐心倒是不错,答道:“那些是鸦爪之卫,鸦骑士们是圣殿的守护者,地位可比他们高得多了。”

    “鸦爪之卫,圣殿的守护者?”

    方鸻一头雾水,艾塔黎亚有这么一个圣殿么,还是说他们在暴风雪之中穿越到了一个别的什么世界了?

    ……


如果您喜欢,请把《伊塔之柱》,方便以后阅读伊塔之柱第八十八章 鸦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伊塔之柱第八十八章 鸦爪并对伊塔之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